2019-12-31(周二)

一年之末终于来临,又到了准备写年终总结的时候了。今天在公司上了半天的班,下午去办离职手续。回到我们部门收拾东西的时候,带了一份差不多 80 块钱的肯德基套餐并外加了份大可乐,不过这分量相对于大佬平时叫的是少太多了。我一个人的工资真少,完全不经花,但也很无奈。 等我完成了一切流程后,我又回到了我们部门收拾东西,在最后的时刻呆在这里... 到了五点,我回宿舍开始收拾行李,准备打包放到共享汽车带回家。 由于工卡已经上交,我吃不了这里的晚饭了。我答应了老妈回家吃饭,但是却迟迟不见附近有共享汽车,真见了鬼了。我让我同学在小卖部带了一碗泡面先解解馋,之后静待时机,准备看到车就立即预约,骑宿舍的小滑板过去取车。 命运已经被安排好了,正当我愁眉苦脸的时候,随手刷新了下平台,突然发现有一台 SUV 可用,仿佛这就是专门为我准备的,我终于可以顺利搬东西回家了!
配乐 未知 郁闷

2019-12-30(周一)

今天是在金山上班的倒数第二天了,真舍不得离开啊!工作的主要内容依旧是继续修改 WPP 的案例并进行一审,我看量少的基本上都是我做的,所以也就没审到几份别人的。 看了下群聊,群友 @Innei 依旧在自学着他的 Vue,在我和他的闲聊中,得知 NPM 包的 package.lock 文件其实是标记各个包版本的。不过即便如此,它的依赖处理依旧很尴尬,可能程序本身引用了一个 A 和 B 包,但是这个 A 包里面又用到了 B 包(可能版本更低),并放在了它的 node_modules 文件夹。简单来说,也就是同一个包可能装了无数遍不同的版本。 昨天梦象域名不是被人家 Freenom 强制收回了嘛,于是我把这个问题处理了一下。首先在 CloudFlare 新增 A 记录,之后登录服务器后台拿到 VNC 窗口,调出 SSH 的端口号,之后连上去新建站点,把梦象站点移动到新域名,并修改 Typecho 的配置信息,就很快完成了整个过程。 冲完澡晒好衣服之后,我把大厅打扫了一下,拿出云台拍了一个概览视频,为接下来可能发布的金山 Vlog 多准备些素材,以备不时之需。
未知 一般

2019-12-29(周日)

今天早上依旧睡得很晚,起来吃了顿老妈煮的汤圆,之后开始干活,边看视频边入门 Express 和 NodeJS。一边分析人家的代码,一边尝试自己修改看结果。到了差不多四点钟,我又对桌上那个破手机起了好奇心,试了下拿高浓度酒精将主板拆下清洗,看看能不能正常开机。花了差不多一个小时的时间后,发现并没有任何效果,依旧是长时间显示在开机 Logo 那里一动不动... 这手机还是翻车了啊! 晚上在亲戚的邀请下,来到一家农庄聚在一起吃晚饭。我阿姨要我先带头,简单描述一下自己工作的情况,做个年度总结,并且谈谈将来新年的计划和理想。 今晚点的菜非常合大家的胃口,其中最受欢迎的一道菜就是炸九肚鱼了。这道菜在公司饭堂吃过一两次,之前我老妈也尝试着做过了一次。这道菜口味的来源,主要就是包裹它的粉料配置,以及鱼本身是否鲜嫩。 在准备回宿舍的路上,我一个群友发现梦象打不开了,我以为是 CloudFlare 本身在国内的情况就这样,结果亲自确认之后发现确实是打不开了,跳转到了注册商的一个广告页面。 我曾记得有人说 Freenom 会看你站点流量到一定的范围,就会无理由给你强制收回。我打开了它的注册页面后,发现我原来的这个域名被当成了一个特殊词卖,价格为 9 美元。我感到非常无奈,但是也没有什么办法,只能自己开回一个二级域名先继续用了。 我也把这件事情和群友讨论了一波,据群内一位域名大佬所称,他们公司的管理对中国人不太友好。想起之前给宿友弄博客的经历,当时想去这里白嫖一个免费域名给他用,结果直接卡在下单页面不给继续了,在“我的域名”里面也没出现对应记录。他这么一说,我也就完全清楚之前为什么会出现这种情况了。
配乐 未知 一般

2019-12-26(周四)

今天上班,那份久久未完成的用例基本上要收尾啦。正当我继续做的时候呢,突然凌哥给我发了信息,说我之前做的案例有点问题,打回来让我修改。 他告诉我这份案例的主要问题是检查点过多,还有一条案例里面的回放过程是存在问题的,简单进行修改之后就可以提交了。可我却在修改的过程中,意外的发现了一个 Bug,但是在平台上面搜索却没有看到有类似的,于是我就直接开始报 Bug 了。 我在群里吐槽了一句,报个 Bug,至少会花一个小时。结果还真的为了复现和验证这个 Bug,就搞了一个多小时。等我写的差不多要提交了之后又开始郁闷了,找了深哥去核对一下这个问题。结果呢,他两下就发现了一个非常类似的 Bug,在前几个月就被报上去了。经过查看后,发现这个 Bug 跟我这个基本上是神似。因为他同时选中了文本框和图片,而图片对象是不支持设置文本属性的(压根没办法输入文本)。而我选中的是文本框跟连接符,它也是不支持设置文本属性的。 所以这个 Bug 已经被确定是属实的了,感觉这一个小时花的有点浪费,很可惜。还有四条多重组合的案例虽然不能用 API 检查,但其实是可以使用控件属性或者截图的方法来检查的,需要再重新补上去。 晚上回到宿舍之后感觉非常寂静,没有一个人。我倒是通过示例项目参考学习了下 Express 和 NodeJS,非常水的那种。主要得知 listen 方法可以自定义侦听的端口号,也可增加回调函数输出状态,不写的话就默认使用 3000 端口。
未知 郁闷

2019-12-25(周三)

今天是圣诞节 ?,现在不是提倡不过洋节嘛,所以我们公司也没有搞什么特别的活动,倒是为我们安排了一顿丰盛的下午茶(此前也有过好几餐,每次我们这边都有剩下的)很快就要离职了,能吃一顿算一顿,且行且珍惜啊! 晚上回到宿舍之后呢,又在继续折腾,如何把那台三星笔记本的硬盘改成 GPT 模式,并且使用 UEFI 来启动系统。为了防止翻车造成的损失,我把我的固态硬盘取了下来,直接用原来的那台机械硬盘进行操作。由于我的机械硬盘里面安装了乌班图系统,我把里面的东西简单备份了一下,就只能忍痛割爱把它给删掉了。 经过不断的尝试和群友们给予我的仔细分析与猜测,最终我用了一种非常傻的方法来进行验证。那就是把这台三星笔记本上使用 PE 成功写入系统的硬盘,把它安装到我这台支持 UEFI 的华硕笔记本上面。结果你猜怎么着?在那台三星笔记本上一直无法引导 UEFI 的硬盘搬到这台电脑上,就顺利的跑了起来,并且继续运行着 WIn10 的安装程序。就是机械安装的速度真的很慢,但最终还是成功完成了整个安装过程。 看网上对于这台电脑的测评和相关资料,貌似电脑自带的是 Win7 系统。可见得这台机子上面的标签可能本身就是忽悠人的,上面标了个 Win8 可能只是说明能安装升级到 Win8,但仅仅是在 MBR 模式下,其实本身应该是不支持 UEFI 的。 在安装系统的漫长过程中,我还把自己手机的照片和视频清空,并全部移动到 NAS 上存放了。昨天拍了这么多的照片和视频,已经完全将我的手机占得满满当当了...
配乐 未知 一般

2019-12-24(周二)

今晚是我们部门的团建活动,大家相约来到了公司附近的小酒馆吃晚餐。相对于此前,这次参与的实习生少了很多,但是相互之间的沟通却更多了。这里的招牌菜是烤鱼,后面还陆陆续续吃了田螺、手撕鸡、凉拌牛肉等菜式,总体口味感觉偏咸。在大佬容哥的提议下,我们部门集体在这里拍了个大合照,这是我在这里进行的最后一次团建活动了,必须得做个纪念... 回到宿舍后,给自己的小窝后台修复了一个已知的 Bug,也就是给日记添加音乐的时候,会通过正则判断的方法来自动提取网易云音乐的 ID,后面发现手机客户端复制的链接内容和电脑客户端上的是不一致的。在手机客户端下,音乐 ID 变成了一个路由链接,而在电脑客户端上则是使用了 ID 作为 GET 请求参数。 发现了这个差异之后,我把我的正则表达式进行了修改,从原来的 \?id=[0-9]* 改成了 \?id=[0-9]*|ong\/[0-9]*,如果粘贴内容为纯数字(使用 isNaN 方法检查)则直接取值,否则用原来的 substr 方法二次过滤字符串内容,最终得到正确的 ID。
配乐 未知 一般

2019-12-22(周日)

今天是一年一度的冬至,也是个非常忙碌的一天。上午老妈为我带来一碗好吃的汤圆作为早餐。之后就坐公交车去西区继续帮忙搞卫生了。别问我为什么这次不开车,主要是想省点钱嘛... 晚上回去堵车再开,这样就不用站着挤公交了,多累啊! 中午叫了个煲仔饭的外卖,感觉口味还行。一份带糖水,一份带例汤。把房间厨房和客厅打扫的差不多后,就准备开共享汽车回市区了。BB 昨天去 CC 家过夜了,他今天也和 CC 继续探讨安卓开发,并叫我过去商量一下 API 相关的问题。于是呢,我先是把我妈放到亲戚家去附近的停车点停好车,之后再骑车去 CC 家。 可就在停车的过程中困难重重,发现那个商场正门那里没有入口,要绕一圈路。首先要经过一段在维修的很窄很窄的小路,之后的路段更是塞成屎一样,前面的车从路口一路堵过来,足足搞了半个小时才终于把车停到库里面。 骑车来到我同学家附近之后,由于对附近不太熟悉,便打电话请求帮助。很快找到入口进去,抵达他们宿舍了。我们主要交流了 JSON 的设计格式,他们的安全意识比较薄弱,一直想以试水的方式,使用明文的方式让客户端与服务端传送账号信息,我认为这是很危险的做法。在这种情况下,Session 是更加安全的方法。可以让客户端先发送一段登录信息给服务端进行验证,之后返回一段数据,包括 Status 状态,若登陆成功则返回一个 Session 信息。客户端无需发送具体的数据,直接向服务器请求 Session 即可获得该用户的个人信息了。 时间很快到了七点四十五,亲戚家那边已经开饭了,我不应该他们吃完才到。去他们那边吃完一餐团圆的冬至饭后,我要尽快回家收拾东西准备回金山了。正当此时,我从我亲戚那得知,我姐夫的父母正好开车经过那边,表示他们能把我送回金山。 回到宿舍后收了两个快递,一个是新买的固态硬盘,还有一个非常便宜的金色散热硅脂(准备给那电脑上点,希望比原来那一点点灰色的硅脂好)由于已经很晚了,打算第二天晚上再进行安装和测试。
未知 开心
奇趣音乐盒 技术源于 Kico Player
Emmm,这里是歌词君